第253章 两大家族开战了

????第254章两大家族开战了

????文天祥抬眼望过去,只见一个子挺高的老者,站在那里,给人一种非常温和的印象。

????这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科学家郭守敬,说实话被拉来造武器,他心里是很不乐意的,不过他也没有办法,忽必烈看到他献上的天文观测仪器非常精密,问是不是他做的。

????确实是他自己做的,同时觉得也没有隐瞒的必要,就如实说了,忽必烈觉得既然能做出如此精美的器械,一根直直的管子,对于他来说肯定不是问题,就二不说,给他下了这个任务。

????所以郭守敬不得不来了,他这个人有这个特质,即使是不愿意做的,一旦应承下来了,他一定会做好,这是职业精神使然。

????到了这个大元的兵器工坊后,他真的让这个工坊的效率翻了一番,武器性能也得到极大的提升。

????文天祥也拱了拱手,没有想对蒙元也有技术能人,自家弟子与这们老人比,不知道孰强孰弱。

????参观完闭,伯颜带着胜利的口吻问文天祥的感想如何,靠山内心确实被震撼了,想想如果蒙古人早一个月拥有这些武器,他相信襄樊已经失守了。

????还好,这些都是在襄樊大捷之后,这些武器才制好的。

????心头佩服,口头上当然不能承认了,不过靠山并不是太能伪装的人,伯颜这样的人精,哪里看不出这个南宋来的大臣心中的惊涛骇浪。

????后面的谈判似乎容易多了,伯颜已经在考虑,岁币皇帝的意思一百万贯、绢二十万匹就足够了,现在他还要加,二百万贯、绢岂码四十万匹,钢五百万斤,这个单子上他又加了不少东西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临安陈家。

????陈家家主坐在主位上,下面站着一群战战兢兢的人,全是他手上明面和暗面产业的头目。

????两类产业头目会面一般是分开的,明面和阴面的产业不能同时过到慕光坊来,因为这样不合规矩,上一次这么做的时候,都是十年前的事了。

????两种产业的头头同时会面,往往意味着有大事发生,上一次四川的几个地头蛇,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家里,那场面至今令人印象深刻。

????这表明需要两边产业的人合力才能解决,那些地头蛇死亡后形成的空白给控制了。

????这一次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反正不是好事,因为这么做他们自己也有风险,这一点不用怀疑。

????这位‘和善的扫地老人’没有说任何开场白,接着他就对这些人下面了命令,全程没有多说一个字。

????从官场的各处打点及威胁,到商业上的牵制、再到民间民意的控制,血腥的屠杀,各个方向都有涉及,每个头头都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。

????最后有心腹担着五千两文银进屋来,当场陈霸天就发给了大家,这时他才多说了一句话,“成功了还有更大的红包,失败了嘛……”

????然后一个仆从,就把端上来一盆刀子,每一把刀子都刻着这些小头目的名字,及他们在乎的家人名字,这威胁很直白也很有效。

????虽然就晃了一眼,这些人也明白,他们必须拼了命的干,否则不但是他们身亡,他们家里人也会受到牵连。

????泉州,每天至少都有一艘蒲家的船出海,这个家族可以说主宰了整个泉州的海上贸易线,这几天这个家族却出了事。

????他们每一艘船无一例外都遭到袭击,对方似乎是盯紧了他们蒲家的船,只攻击他们家的。

????另外他们在全国各地的产业,都遭到了骚扰甚至哄抢。

????现在蒲家的手下,已经有近百名于于非命了。

????宋晨很无语,蒲家当然要告官了,对方居然告到他衙门来,陆地上的事情不归他沿海制置司管,海里的事情却归他管。

????即使他心再幸灾乐祸,其实还真是他要造成的效果,明面上也得重视起来,宋晨接待了这蒲家大公子蒲星,装出非常认真地样子对待他,并且表示沿海制置司随时准备出海剿匪。

????当这位蒲家大公子半真半假地要求制置司的军船,为他们护航时,宋晨才义正言辞地拒绝了。

????他说朝廷的船是要保护沿海百姓,不是保护某一家的,说是这么说,他也知道对方根本没有指望他,而是来试探他。

????在这次蒲陈两家的斗争中,这个重要变量持什么态度,宋晨的势力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说,才三艘帆船,相对于蒲家几百艘来说,那实在太少了。

????也才五百个海军陆战队员,这人数连蒲家私兵的三分之一都不到。

????但是那三艘船可是可以逆风行驶的新式帆船,而且配得有三门火力枪大的火炮,而那五百军士都是身经百战之人,个个都配得有一号。

????蒲星难得的没有用倨傲的态度和宋晨说话,宋晨把他打发他走之后,转过头。

????待确认这位大公子离开之后,对着后门说,“三少,你可以出来了!”

????想想现在的临安第一大纨绔,变化真是大,在这次两家生活存亡之争时,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没有一点用的米虫,居然当起了联络大使来。

????现在这个陈家三少,做了许多伪装,也只要特别仔细看,才看得出是他。

????“宋哥儿,为什么不直接把他留下来,咔嚓掉!”陈家三少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,没看出来这家伙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。

????“人家是来我这里告官的,没有想到我府衙外,街头上人流增加了数十人吗,一旦发觉不对,他们就会冲进来的!”宋晨说的也是事实。

????“那家父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陈家三少催促道,他不是笨蛋,知道自己如果表现出急迫的表情,那就会更被动了,他不能做出太大的让步。

????自从两家开战之后,他们家也面临许多压力,码头一连出十几起‘事故’,他们的船队也无法南下了,各项开支也剧增,就连朝堂上也有人在朝他们开火了。

????毕竟他家的势力,可是在整个南宋的中枢,这次蒲家向朝廷输诚,表示愿意对付临安第一大帮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